已经成为品牌的和即将成为品牌的都能在这里找到--第一品牌网

 

许家印67亿港元入主FF与贾跃亭签下AB赌局

2018-7-6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 原标题:许家印67亿港元入主FF 与贾跃亭签下AB赌局  6月26日,在正式公布对Faraday Future(下称“FF”)的投资后,恒大健康(00708.HK)盘中一度上涨79.61%,收盘最终报7.66港元/股,涨幅为66.16%,总市值达661.8亿港元,创下历史新高。  今...

  原标题:许家印67亿港元入主FF 与贾跃亭签下AB赌局

  6月26日,在正式公布对Faraday Future(下称“FF”)的投资后,恒大健康(00708.HK)盘中一度上涨79.61%,收盘最终报7.66港元/股,涨幅为66.16%,总市值达661.8亿港元,创下历史新高。

  今年2月份在FF的供应商大会上,乐视和FF创始人贾跃亭称已经找到新投资,当时市场传闻“贾跃亭迎来许家印轮投资”。如今,传言成真。

  深陷乐视泥潭的融创董事长孙宏斌尚未上岸,恒大主席许家印又要为贾跃亭的汽车梦“埋单”。

  这一次又会上演什么样的剧情呢?

  恒大健康67.47亿港元拿下FF母公司45%股份

  市场人士打趣称,“贾跃亭的锅只有地产大佬才背得动”。每一次贾跃亭穷途末路的时候,都蒙受地产商的拯救。这一次,他迎来了许家印。

  一切似乎早有征兆。

  恒大健康公告显示,2017年11月30日,香港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 King,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%股权,而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,获取合资公司33%股权,而剩余22%股权将作为股权激励预留给公司员工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Smart King全资持有“FF美国”和“FF香港”,此前因斥资3.6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而备受关注的睿驰汽车,则由FF香港全资持有。

  2018年2月中旬,FF在美国加州举办的第一次全球供应商峰会上,贾跃亭透露 FF已成功完成股权融资,市场曾猜测背后的金主为恒大。但彼时香港时颖公司相关人士称“时颖的股东是香港富商赵渡,与恒大或许家印没有任何直接、间接关系”。

  3月末,中国恒大的2017年业绩会上,许家印曾披露中国恒大的第八个三年规划:公司将形成一基两翼一龙头的产业格局,即以民生地产为基础,文化旅游、健康养生为两翼,高科技产业为龙头。由于前三项恒大早就涉及,彼时许家印还打太极,“高科技还没想好。”

  不过,在4月9日,恒大与中国科学院相关合作协议的签署仪式上,许家印表示,未来10年将在高科技产业方面投入1000亿元,这一次,许家印圈定了目标细分产业,其中就包括新能源。

  此时,有关恒大将入股FF的消息再一次发酵。

  媒体发现,时颖公司背后的中誉集团与恒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中誉集团公告显示,截至2017年9月30日,该集团分别持有恒大健康、中国恒大集团2.66%和0.12%的股份。同时,该集团还持有中国恒大集团9.5%和8.75%的优先票据。

  如今,真相终于浮出水面。

  6月25日,恒大健康公告称,以67.4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%股份,从而获得Smart King公司45%的股份,成为其第一大股东。这标志着恒大正式入主FF。

  恒大方面称,公司主要看中FF全球领先的技术和产品实力,包括在多项技术指标上已全面领先行业标准,拥有大量专利(于中美两地提交申请专利接近1500件,已获得专利数超过380件)、顶尖的科研团队,以及顶级产品FF91。

  根据恒大内部人士透露,恒大在做此项投资之前,经过至少半年的审慎思考和周详的尽职调查,投资FF并非因为贾跃亭本人,而是FF附着的产品、技术、团队,可以为恒大植入科技因子。

  据悉,贾跃亭将出任FF首席执行官,和现有管理团队继续负责FF的各项业务运营。恒大则派驻了集团副主席、总裁夏海钧担任Smart King董事长。

  贾跃亭头上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FF采用AB股模式,贾跃亭等原股东享有“1股10票”的权利。根据最新的股权构架,即便恒大健康持股比例为45%,FF原股东的投票权重依旧高达88%,可以说一言九鼎。

  但是,情况并非如此。

  一向喜欢“All in”的贾跃亭早在和香港时颖签订协议时,就质押了股权。

  根据时颖和FF前股东签订的协议,在新公司年度及特别股东大会上,时颖持有每股股份配有1票投票权,FF前股东持有的每股股份配有10票投票权,但在FF原股东违约的情况下,投票权将出现反转,特别投票权将回转到时颖手中。管理层股权激励的股份不具有任何投票权。

  因此,贾跃亭等人签署的可谓是一份关于FF实际控制权的融资对赌协议。如今,时颖被恒大收购,FF原股东的对赌对象,已成为恒大。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获悉,如果FF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兑现实现首批电动车的量产,即会被认为是FF原股东无法履行职责,其投票权将回转到恒大手中。

  恒大方面表示,经过在美国一年的完整道路测试,已经取得全面系统的测试数据,FF91完全满足了全面量产的条件。FF汉福德工厂现已全面开展大型生产线设备调试工作,计划2018年年底完成整体量产准备。

  不过,众多汽车分析师并不看好贾跃亭能如期交车。

  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安宁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采访时说,造车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,不仅需要大量资金投入,还需要长期的技术积淀,量产的概念不是造一辆概念车,而是能够大批量、规模化、保质量地生产。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认为,FF 2018年底量产不可能,“恒大不投入200亿元,造不出来。”

  贾跃亭曾透露:“科技公司主要是研发成本驱动,FF一个月1500万美元的研发成本,是在烧钱,没有真正像办公室、生产设备这样的资产。”

  不过,悬在贾跃亭头上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,除了量产压力,还有信用破产、欠了一屁股债。

  5月14日,乐视网2017年度业绩交流会上,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称,公司与贾跃亭及其关联方正在协商寻求解决方案,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,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以现金或其控制的相关股权和资产,切实解决其对上市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。

  2018年6月,贾跃亭及其姐姐已经被列入限制乘坐火车和飞机的名单。作为“失信人”,贾跃亭短期内几乎不可能回国。对于FF来说,在目标市场已经转向国内的情况下,CEO却很难回国,公司到底能走多远还有待商榷。

  许家印的“造车梦”

  悬在贾跃亭头顶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很晃眼,而恒大和许家印也并非无虞。

  孙宏斌上百亿人民币打水漂的眼泪犹在,恒大此次获得FF 45%股权,前后需花费人民币约130亿元,这笔巨额支出是否会面临同样的命运?

 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认为,恒大进军新能源汽车可以与地产主业协同,通过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来反哺房地产业务的发展,“通过产业园来拿地较为容易,并且价格不高。”

  不过,恒大方面则在不断强调,这次投资是恒大进入新能源汽车、高科技产业领域的一次关键布局。通过本次收购,恒大可引进全球领先的新能源汽车技术,有机会在高速成长的新能源汽车行业获得强大竞争力,占领市场份额,实现业务多元化。

  数据显示,2017年全球新能源汽车总销量超过142万辆,2018年前4个月销售同比大增52%至43万辆。市场研究认为,随着新能源汽车对内燃机汽车在成本等方面逐渐建立起优势,2025年预计销量将达到1100万辆,2030年达到3000万辆。

  目前,国内传统车企如北汽、比亚迪、广汽等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均有所建树,跨界玩家也不少,家电圈、互联网圈、地产圈、金融圈等企业都开始进军新能源汽车相关领域——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执着造车,还拉来了王健林、刘强东等人助阵;易车网创始人李斌集齐马化腾、刘强东、雷军、李彦宏等56位投资人投资蔚来汽车;马云、IDG青睐小鹏汽车;碧桂园董事局主席杨国强的千亿汽车小镇也备受关注。

 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要加快制造强国建设,推动集成电路、第五代移动通信、飞机发动机、新能源汽车、新材料等产业发展。

  这无疑让嗅觉敏锐的许家印看到了机会,新能源汽车不仅是高科技龙头,同样还是各界重点发力的行业。

  同时,不可忽视的是,恒大通过频繁的资本运作,已拥有了多个资本运作平台,包括恒大健康、恒腾网络、嘉凯城、恒大淘宝、恒大文化等,并持有10多家A股上市公司股份,多次进入前十大股东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,由于恒大资产规模庞大,除了地产、汽车两大业务,不排除有对其他业务资本整合可能。

  显然,许家印的“造车梦”刚刚开始,恒大与贾跃亭的AB局,好戏在后面。

  (本文刊发于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8年第26期)

本文来自网络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